历史类别推荐:赘婿   崛起之华夏   梦幻抗日   唐砖   明朝败家子  
您现在所在位置: 开心文学网>>汉祚高门>>汉祚高门目录>>1217 乡恶伏法

澳门正规博彩

 作者:衣冠正伦
此刻游氏家众们正心无旁骛,直向里许之外的平台冲去,强敌陡发于侧,人马未及,夺命的箭矢已经呼啸而来,边侧数名骑士未及躲避,身躯已被劲矢贯穿,直接脱离了战马飞向半空!

游氏骑兵在连续消耗后,已经不足百数,诚然对于平台周围的那些下邽县署的乡勇而言还是一大威胁,可是他们所面对的却是远超他们倍数而又悍勇数倍的弘武军卒,冲势瞬间被斩断,阵型也在顷刻间被切割!

里许的距离并不算远,尤其游氏家众衔愤而出,数支流矢已经飞射而来,眼见着几名骑众当面冲来,甚至连那狰狞面孔都已经清晰可见,翟慈也是紧张的脸色发白,若非那个年轻人始终安坐,他甚至已经按捺不住要遁走逃命了。

马蹄声飞速接近,冲在最前方的一名骑士已经狞笑着挥起了手中的大刀,可是噗得一声闷响自他身上发出,而后视野陡然一斜,仓促间他斜眼一望,只见半身已经飘离马背,喷洒着血浆跌落在了尘埃中!

区区七八十名骑士,先被箭矢收割二十有余,待到彼此碰撞肉搏,更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被斩杀一空。平台前残肢断臂包括横尸的战马杂陈一地,最近的距离平台只在数丈之外!

翟慈早已经被发生在眼前的血腥残杀所震撼,他不是没见过血腥,但如弘武军砍瓜切菜一般轻易的战斗却从未有见,一时间已是两眼激凸,再看看旁侧的年轻人,这才明白自己过往这段日子究竟是与怎样凶悍的杀戮机器为伍!

这样一只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凶兽,此前的自己居然还有胆量想要在其爪牙之下掏出什么好处?

十几息内,游氏骑众便被尽数屠戮一空,虽然也有几个弘武军卒受赏落马,但也无甚大碍,各自再攀回马上,直向后继而来的游氏步卒冲杀而去。这一去,更如猛虎深入羊群,穿插之间踏出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途!

“步卒怎能野中相当骑众……呵、这是铁律,铁律啊!”

望楼上,游秩眼看着坞壁外那如秋风扫叶一般的屠杀,口中喃喃有声,不只是欣慰自己仍有理智常识,又或其他……

游氏坞门打开瞬间,然后又轰然关闭,只是郊野中却非尽是苍凉,将近六百余众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屠戮一空,血浆喷洒,断肢横飞。哪怕周遭那些乡徒们俱都自诩谋生乱世,见惯厮杀,但眼前这一幕却都如重锤一般恨恨的砸击着他们的心扉!

“明府,该要继续了。”

王猛眼见翟慈呆呆望着前方血腥的战场,小声提醒一句,翟慈这才如梦方醒,忙不迭又端正了坐姿,而后便又听王猛说道:“游氏奸恶,袭杀王臣,此为必诛之罪!”

“游氏奸恶……”

周遭那些力卒们这会儿也都两股战战,又因这话没有提前排练过,喊叫出来后则显得稀稀落落,全无早先那种壮一之声。然而听在周遭那些乡徒们耳中,这话却比早前那诸多话语都要更加的震慑人心。

接下来的郊野中,气氛转入一种死寂。但这死寂仅仅只是个人的感受,事实上平台上的审断始终在进行着,而各种判令也一直在通过力卒们喊叫声传入众人耳中,甚至那些喊叫的力卒们都已经换了一批。

至于接受审断之人,也不再是一开始的血淋淋人头,开始出现一些蓬头垢面、衣衫褴褛的活人,这都是在昨夜攻袭中被生擒之人。但是数量却不多,实在弘武军卒有限,接连转战,也很难有余力收纳更多俘虏。

这场审断,一直持续到了傍晚,然而周遭围观者们却并未散去,反而越聚越多,而且也渐渐靠近平台,但有两百骑士分列左右,纵然乡众多聚于此,但却少有敢于哗乱,尤其在平台直对游氏坞壁这一段区域内,更是无人敢越雷池半步。

将近尾声时,翟慈语调也渐渐变得沙哑起来,最终掩起卷宗,望向王猛。

王猛自席中站起,一手跨刀缓缓步入平台前侧,指着那几十个被高悬起来的人头,大声道:“此中乡徒诸多,各有罪迹,但其罪未必当死,何以今日俱都伏诛?王师入境,非为虐杀!但王法所行,绝不容法外苟存!往年乡土残破,胡寇横行,本非民罪,民却深受所害。

乡野各自筑坞求生,圈此方圆生息。此本乱中权宜,绝非世道良态。天地有大序,王法必盛行,绝非尺寸高墙能阻!王法所在,惩恶锄奸,诛邪杀暴,良善者徜徉其中,不受加害。民皆欲生,法必镇恶!”

讲到这里,王猛向周遭乡野抱拳施礼:“小子所以逞威,只因境中邪恶标立。今日恭请诸位乡亲,自警自省,勿再逞欲相迫!行台沈大将军壮志雄略,王师养势年久,尚有诸多胡逆待杀,实在不愿再加法剑于我同文同种冠带华士!父精母血,养成数尺不易,何以忍受恶欲所驱,行此仁者痛、暴者快之罪迹!”

“天中尚法,秩序旺盛。强梁无存,罪恶伏诛,男女乐业,老幼安生,盛世姿态,黎民俱享。天南谷米,江北丝麻,南北物胜,并陈市津。南北四极之浩大,都待勤劳拣用,诸位何以还要眷恋坞壁之方圆?王师法剑百炼,锋锐难当,您们何以还要不惜性命,为胡贼以命试此锋芒!”

这一番痛心疾首之言道出,周遭乡众俱都喑声,良久之后才有一人壮胆涩声道:“郎君远来,如何能深知乡痛?此境豺狼残暴,壁墙之外便非人间,偷生几十年,尚且不知目中山水之外复有天地……虽偷生在世,乡徒未尝全无忠义之识,但天中那位沈大将军就能做保证,可久治此乡无失?他失于关中,尚拥天中,失于天中,尚据江表。可我乡众,唯此坞壁一角,一旦行出,生死不再为我有!”

“所以阁下是要教我何事?关中受害,难道天中就无害?沈大将军生来吴地贵子,天中故来非是其乡,何以如今能雄踞彼处,征讨四方?论及山水所恃,大江天堑难道不及四关之险?沈大将军弱冠之年便统军北上,驰骋中原,搏杀贼赵,复土千里之遥,王声远播诸夏之地!”

讲到这里,王猛嘴角已经噙起冷笑:“可是你们诸位呢?言则俱是关中彪悍子弟,据此尺寸之地妄想自夸,不敢履足目外天地,栅栏之内了此残生!四关尚且不能安境,区区四墙便可为天险?即便偷生,得趁侥幸,三秦血气、天府悍民,早已经被拘养成一群惊弓之鸟,狐鼠之辈!”

“住口……”

“竖子……”

此言一出,周遭众人俱都目眦尽裂,愤慨之色溢于言表。然而平台周边那两百余弘武军卒各自提缰拍刃,血腥悍勇之气息顿时向四野弥漫开来,令人下意识小退一步,不敢再作冒犯。

“鼠目寸光,无胆之辈,高墙之内便为所有?我虽弱冠之数,也知生死不可如此求得!王师精勇,诸位也都眼见,杀尔不过杀犬,若非王法拘限,非罪不杀,诸位可有与我面争之地?章法之美,甚乎明珠璧玉,施用乡境,只为惠及苍生。多言无益,王法诚是美器,但也绝不轻惠顽愚,各自归家待死,无谓在此哗噪!法器虽然旨在扫荡边野六夷,但也无惧乡境顽劣小试锋芒!”

“住口!”

王猛这里沉声厉言,话音刚落,后方翟慈已经阔步行上来,戟指王猛顿足道:“王丞你受行台遣用,乃是为了佐我播治乡境,却非为你一人穷逞意气。我乡徒久受乱世残害,但也未有一日敢轻弃此身,虽然各自聚堡自守,但坞墙之外,寸土寸地,俱是我关中儿郎血泪!此乡烈骨壮气,虽不彰显,但未有一日敢失!天中大将军诚然壮志雄阔,但我也恐他未敢尽用三秦儿郎之壮烈!”

王猛闻言后小退半步,深作施礼拱手道:“卑职确是孟浪失言,但若言及大将军壮怀,明府也实在不宜以小观大,天中贤流汇集,世道英才并策麾下,四境逐功,无人不能尽用。明府所夸壮烈,若止于区区一坞尚不能克,卑职实在不知壮烈何在!”

“小儿轻狂,实在可恼!”

翟慈闻言后更显羞恼,继而便摆手道:“儿郎与我被甲,我等并杀一程,也不让这些王师远客专美于前。今日为战,不克不还,即便战死,概为天命,是我乡土无幸兴治章法,即便来日王师大军踏平乡境,是我短视乡人苦果自酿,无怨于人!”

这会儿众人心情都是复杂,在听到翟慈此言,一个个也都凛然侧目,不知该要如何评价。

然而翟慈却不管旁人心情如何,很快便有家众上前为他披甲,同时牵来战马,而后翟慈便翻身上马,一副老将出征慷慨姿态,率领数百名阵型松松垮垮的家众直往对面游氏坞壁而去。

夕阳下,须发灰白的翟慈身形略显佝偻,其身后家众也都透出一股悲凉姿态,缓缓踏过那一片血肉铺就的道路,在抵达游氏坞壁射程之外的时候,一众人才缓缓顿足。

翟慈这会儿神态更显老迈,在家众们搀扶下落马,他持杖站在原地,仰头望向坞壁上方,大声道:“游子规,我知你在望我,你我两个老朽,乡斗也是连年,谁也未能独大此乡,谁也未能得惠乡众,今日言你有罪,其实我又何尝无愧。但我浅胜你分寸,你可知因何而胜?”

“老贼,你所趁无非晋军借势于你……”

望楼上响起游秩略显气急败坏之声。

翟慈闻言后便捻须大笑起来:“你所言正是,但有一点稍欠,我非借势,而是归势。王势再兴,王法再行,我等自来便是晋祚生民,却非胡卒鞭下畜牲,不可称借势!我今日列阵在此,与你分个生死,也将这段乡仇稍作了结。你我两个,都是半百老朽,难道还要将这仇怨带入黄泉?多年乡斗,各自也未壮大,乡土越斗越虚,难道真要众多乡卒随我两个老朽斗杀到死?”

“老贼,你欺我诈我……”

“旧怨再陈多少,不过遗人笑柄。我今日坦然慷慨,争胜也罢,待死也罢,你确是又输给了我。”

听到翟慈在下方侃侃笑谈,游秩已是恨得牙关错咬,视线落到后方已经整列待杀的弘武军卒们,更是气得说不出话,若是门外只有这老贼,他早已经冲杀出去将之剁成肉泥!

望楼上久无应声,反而是平台周边那些乡众们渐渐骚动起来,突然一个年轻人冲出来,望着对面大吼道:“游公,往年我也敬你是咱们乡中老烈,难道今日尚无一争生死勇气?战又不战,降又不降,守此孤壁,又有何用!”

随这一声呼出,周遭鼓噪声也渐渐响起,而游秩眼见此幕,一时间也是目眦尽裂,这些狗贼一个个站着说话不腰疼,若非各自坞壁自守,他们早不知横尸何方,肥了哪一丛荒草!

此前平台所言种种,他虽然听不到,但也依稀能辨认出那个年轻人是个关键人物。如今随着乡众上前,外间场面已经是混乱一团,唯有那些弘武军卒们阵列旁观,他即便率众杀出,须臾间便会陷入乱战,很难威胁到那些真正的大敌。

然而久不应声,坞壁外所聚乡众也越来越多,甚至渐成合围之势。他们这会儿已经忘了自己作壁上观、待机渔利的初衷,只是眼望着游氏闭堡不出,的确是显得狼狈又丑陋。

此前王猛评价他们种种,又在脑海中回响起来。类似游家这样的乡境霸户,寻常难免积怨诸多,眼下却在他们的围堵环绕之下,虚态暴露无遗,一时间心中既有厌恶又生快意,鼓噪起来不免更加兴奋。

甚至有一些年轻气盛的少年直接冲至游氏坞壁下方,指着城头大声辱骂游氏欺软怕硬,色厉内荏。

原本是有几分残忍或者说庄重的战争气氛,随着这些乡徒们的加入,竟渐渐有了几分闹剧的成分。游氏坞壁上,自然也有人忍耐不住,甚至飘下一些零落箭矢,误伤了一些乡众。

眼见这一幕,乡众们情绪不免更加激动,他们各自也都不乏器械,便都招摇着嚎叫让游家人滚出来受死。

游秩也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困境,内中乡众群情激涌的围堵辱骂,外有晋军精卒勒僵待杀,一时间竟有举世皆敌的绝望感。

他本意拖到天黑,这些乌合之众的乡徒们大概就会散去,可是突然自家坞壁内却又响起哗噪声,那是昨夜被他暂作拘押下来的乡亲援军们鼓噪起来,他们有的自家坞壁已经被攻破,本就怨恨游氏闭门自守、见死不救,此刻见游氏已成乡中公敌,更加没有与之偕亡的义气。

游氏坞壁虽然也是坚阔,但终究难比坚城,内中的哗乱声很快便传到了外间。尤其是正当游氏家门的翟慈,这会儿更是敏锐的捕捉到门洞后的打斗声,便示意周遭家众齐声吼叫:“刑法诛恶,捕杀游贼!乡徒无辜,何苦共死!”

随着这股吼叫声响起,游氏坞壁内的骚乱也渐有扩散之势,游秩这会儿更是焦躁得五内俱焚,内外俱是混乱,完全顾此失彼,尤其骚乱多发生在出口附近,就算再集众冲杀出去都难做到。

“擂鼓!”

良久之后,游秩才喝令道。随着急促的鼓声响起,外间的哗噪声被渐渐压制下来,那些乡徒们俱都警惕的稍退几分,但也并没有彻底退开。

事实上这会儿他们已经明显感觉到游氏坞壁的虚弱,正是一哄而上将之分食的良机,而这也是此前游秩最为担心的局面。到现在,他的敌人已经不再仅仅只是乡仇翟氏又或那几百名晋军,而是漫及郊野的这些乡徒。

外间的哗噪声渐渐停息了,然而坞壁内混乱越越发的猛烈,此前那些援军们打算冲出坞壁各自遁逃,可是这会儿听到鼓声又误以为将要大举出击,更加不愿被推挤出去作为炮灰,又纷纷向坞壁内涌去。

说到底,他们不过一群在耕在守的乡户罢了,较之真正专职杀戮的行伍战卒还是差了太多。眼下的坞壁高墙已经不能给他们提供安全保障,人心崩散只在顷刻。

从这点而言,王猛对这些关中人的评价其实颇为中肯,坞壁不只保卫住他们的生命,更直接垒砌在他们心里,一旦心内坞壁坍塌,他们便会惊慌失措,所谓的民风悍勇,更像是色厉内荏的虚张声势。这无关乎秉性勇怯与否,而是常年世道迫害在人心留下的疮疤。

“我儿可敢随父赴死?”

游秩这会儿已经无心再去镇压坞壁内的乱象,这也不是短时间能够镇压得住的,尤其看到那些退去的乡徒们已经开始自发集结阵势,很明显他也没有了这个时间。

听到老父此言,游秩身边二子俱都双肩微颤,其中一人上前道:“阿爷,精卒仍在,我父子仍有一搏之力!”

是啊,还有一搏之力!那些乡徒们虽然已经凶态毕露,可是一旦冲入坞壁内,首先便要哄抢物货,凭着望楼周遭这几百卒众,足够簇拥他们父子杀出,可是然后呢?那几百名弘武军卒阵列在后,此前没有马尚且围杀他家诸多斥候,现在各自骑乘,他们父子真有希望逃出?

而且最重要的是,游秩望一眼坞壁外趾高气昂的翟慈,忿声道:“你父逞强一生,岂容老奴笑我!”

游秩父子三人并下望楼,前后数百卒众开出通道,坞壁大门打开之后,游秩却勒令他们不准跟随,两手各自拉住一名儿子,看着对面已经跃跃欲上的翟慈并周遭卒众,他突然大笑起来:“翟慈老狗,你能强我几分?老奴不配杀我,速唤叉你颈项之人来此。他要刑令杀我,今日我便来赴刑,但能否施刑,看他几分本领!”

翟慈闻言,倒也不以为忤,他自有几分得胜者的大度,而且很快便也明白游秩言中何意。周遭乡众如恶狼,随着游秩行出,已经渐渐向此靠拢而来,渐有失控之态。

王猛站在平台上,自然也察觉到坞壁外形势变化,他连忙跃下平台翻身上马,并对始终带兵在侧的王雪说道:“还要有劳王将军。”

“郎君客气了。”

王雪笑了一声,然后陡然一抽手中马鞭,两百余名弘武军卒俱都拉弦空扣蓦地一弹,因其动作如一,汇成一道慑人声波,传向那仅存一点余晖的天地中。

而后两百余骑策马并行,护送着王猛直接穿过人群自发散开的通道,一直抵达坞壁门前。王猛翻身落马,先向站在前方的翟慈稍作揖礼,然后才上前一步,眼望着游氏父子肃容道:“尔等父子可知罪?”

游氏二子闻言后俱都冷哼一声,可游秩眼望着对面年轻人严肃的脸庞,又望望并列在后,明明只有两百余众却有如山军势的弘武军卒,再望一眼周遭惊悸不敢擅动的乡徒们,一时间神情复杂到了极点。

他抬手解开甲衣束带,卸甲之后弯腰平整堆放,而后徐徐下拜将甲衣推到前方空地,俯首泣声:“若王师雄威永存,王业永正无邪,区区小民,岂敢为贼……”


Copyright© 2009-2010 www.enduce-party.com 开心文学网

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均属网友个人行为,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。
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。 站点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