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类别推荐:赘婿   崛起之华夏   梦幻抗日   唐砖   明朝败家子  
您现在所在位置: 开心文学网>>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>>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目录>>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岚州来信,夜里雕花

澳门正规博彩

 作者:皮侠客
“呃,刘师傅岁数大了,眼睛看不清东西很正常,不是吗?算了,墨姑娘你先别磨镜片了,先直接给刘师傅做一个用支架固定着的放大镜吧!他那里急着用!”

李泽轩不想多做解释,直接含糊地吩咐了一句,然后就想溜走。

可墨凌薇却偏偏不遂他的意,“诶,山长,为什么年纪大的人看不清东西,用了放大镜之后就能看清了呢?这里面还有什么学问?”

还有什么学问?能有什么学问?不过是远视眼的视力矫正问题罢了,但如果真要跟墨凌薇解释起来,那么这丫头肯定又会问什么是远视眼?远视眼为什么要用放大镜来矫正?

这杂七杂八的一大堆问题,他若是想完全给墨凌薇解释清楚,那估计就得解释到深夜了。

李泽轩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陪着这丫头傻愣愣地在这儿吹凉风的,于是他脚步丝毫不敢停下,边开溜边说道:“这个问题以后再说!墨姑娘你明日记得去工坊帮我把放大镜做好啊!你若是觉得一个人忙不过来,那你就叫阎少宁去帮你一起做!”

第二日。

李泽轩去了书院,又跟墨槐讨论了一遍气体坝修建方案,墨槐仍然觉得方案尚不完美,请求再次修改。

而李泽轩这边,已经开始派人四下招工了!若是想修建水坝,那需要的民夫少说也得有个大几千人,而且最好还是会水的。

好在如今整个蓝田县都成为李泽轩的封地了,招起工匠那不知顺利了多少倍,听王忠说的仅仅过了两天,便有两千多个水性好的庄户前来“应聘”,预计再过一周,所有的工匠便能招齐!

从书院出来,好巧不巧地遇到了墨凌薇,在得知这丫头一个上午就将放大镜给刘一刀做出来了后,李泽轩抚掌而笑,大大地夸赞了墨凌薇一番,然后趁着墨凌薇在喜悦中还没回过神来,李泽轩立马又开溜,他得回家吃饭呢,可不想又被墨凌薇逮住问东问西。

“娘子,岳父那边传来了消息,你想不想听?”

回到家后,李泽轩找到了韩雨惜,笑眯眯地说道。

“啊?相公,我爹来信了?”

韩雨惜惊喜地起身看向李泽轩,问道。

“嗯!上午刚来的!”

李泽轩笑着应道。

宜芳县距离长安城并不远,八百里加急,也不过一日而已!

“相公与妾身说说心里写了什么!”

韩雨惜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、凑了过来,一脸急切道。

“呵呵!娘子你猜猜,岳父在岚州遇到谁了?你肯定猜不到!”

李泽轩笑了笑,并一脸神秘道。

韩雨惜翻了个白眼,娇嗔道:“还能遇到谁啊?我爹在那边又没有认识的人,相公你这么问不是在故意为难妾身吗?”

“哈哈!好了,不逗你了!娘子,岳父在信上说,他在那边竟然遇到刘世仁父子了!”

李泽轩从袖中掏出了一页写满字迹的宣纸,递给了韩雨惜,并笑着说道:

“说来也巧,岳父本来打算将之前跟我说的那三个庄子买下来,却没想到刘世仁竟然住在那其中的一个庄子,并且这家伙去年被赶出了梅村,依旧贼心不改,去了柳树村之后,仍然像以前一样欺压百姓、强抢民女,如今被以宜芳县的县令拿下问罪,当真是罪有应得、大快人心啊!”

“嗯嗯!这对父子,如今总算得到应有的惩罚了!”

韩雨惜一脸欣慰地笑道。

吃过午饭之后,李泽轩去睡了个午觉,这春困秋乏冬眠,尤其是在冬春之交,他中午不去睡一会儿,那是浑身都不舒坦。

一觉醒来,已是未时四刻(下午两点),韩雨惜过来跟他说了一个消息,“相公,福伯派人传话来说,你要的那种钢材,已经炼出来了,并且已经交由刘师傅在上面画花纹!”

李泽轩惊喜道:“哦?这么快?那真是太好了!”

照这个进度,他明天应该就能收到画好的纸钞母版了!

事实上,真正的进度比他预料的还要快,傍晚,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,刘一刀亲自携带着他画好的纸钞母版上了云山,亲手将母版交给了李泽轩,“少爷,母版上的花纹已经绘制完毕,老朽明日会开始雕刻您先前交待的那印象!”

“这么快?刘师傅辛苦了!”

李泽轩接过刘一刀递过来的一个小包裹,惊讶道。

刘一刀捋须笑道:“主要是侯爷您让墨姑娘做的那个什么放大镜,实在是太好使了,有了这东西,干起活来可真是事半功倍啊!呵呵,不说了,老朽得快些回去了,不然一会儿天就彻底黑了!”

李泽轩笑呵呵道:“刘师傅慢走!”

云山的夜,静悄悄的。

已过子时,可一号别院里面,仍然有一间屋子还亮着灯,那正是书房的位置,李泽轩这会儿正在书房里面雕花呢!

傍晚的时候,刘一刀将画好唐元花纹的软钢钢板送了过来,剩下的就是需要他顺着钢板上画的那些纹路,雕刻出一条条凹槽了。

这可是一个精细活,现代那些手工雕刻师刻板的时候,必须左手执放大镜,右手握刀,在钢板上屏心静气的一点一线地刻画,销有失误将全功尽弃。有人曾计算过钞票上的点和线,一个点就要认真细致地刻画几刀,而一张钞票意味着要刻上百万刀。如果没有十年磨一剑的耐力和过硬的基本功,普通人决不能胜任此事的。

李泽轩之所以要亲自动手雕刻,主要是因为这次是在钢板上雕刻,虽然这个钢板是软钢,但仍然非常硬,刘一刀肯定弄不来,就只有他来“亲自操刀”了!

此刻他捏着追风剑剑尖上方三寸处,以剑为笔,全神贯注地正在雕刻板上“作画”。

追风剑削铁如泥,面对这软钢,就跟切豆腐差不多,这个时候,李泽轩手中那个画有细纹线的母版,已经被刻出许多沟槽了,但距离全部刻完,仍然还差得远,因为上面的花纹太过于复杂,就算是以李泽轩这种表态的速度,估计都得刻画一整晚了!


Copyright© 2009-2010 www.enduce-party.com 开心文学网

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均属网友个人行为,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。
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。 站点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