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正规博彩官方网址类别推荐:校花的贴身高   澳门正规博彩世家子   疯狂神豪玩科   官道无疆   官榜  
您现在所在位置: 开心文学网>>我在古代有工厂>>我在古代有工厂目录>>第211章 静海侯

澳门正规博彩

 作者:七世狂人
翌日。

王琛睡得正香喷喷的时候,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钟鸣。

还响个没完没了。

被吵醒的王琛无奈地朝着外面看了看,黑漆漆一片,尼玛,谁脑袋犯抽拼命敲钟?

其实他倒不是困,只是天气冷,躲在被窝里暖和。

正想蒙住被子继续睡,外面传来一下人的声音:“公子,老爷吩咐我喊您起床参加早朝。”

早朝?

什么早朝?

王琛当时没反应过来,随即才响起昨天老太监说的话,赵匡让自己参加早朝呢。

只是他有点纳闷,才几点啊就参加早朝?

他拿起床边上的手表看了眼,我靠,才凌晨一点钟样子啊!

不过正事要紧,王琛只好对外面应了一声,“起来了。”

话音刚落,门被推开,几个丫鬟走了进来,她们手里端着洗脸水、拿着牙膏牙刷,开始伺候起王琛。

对于这种腐败的生活,王琛半点推辞都没有,任何丫鬟们帮着自己把朝服穿上去。

嗯,上朝得穿规定的衣服,唤作朝服。

王琛还没正式被册封为龙图阁直学士,只能先穿正五品开国子的朝服,上身是朱衣,下身则是绯色罗袍群,还要戴方心曲领,挂玉剑、玉佩、锦绶等等,反正自己穿的话会非常麻烦。

趁着穿衣服的时候,王琛和其中一个个子比较高挑的丫鬟闲聊,“义父每天上朝都这么早吗?”

“家主不每天上朝。”丫鬟给他束着大带,解释了一句,“宫里也不是每天开朝会,没有固定的日子,只要朝钟响了,才会起床参加朝会。”

好吧,王琛还以为每天都要上早朝。

合着根本不是,他不由想到了有人说宋朝五日一朝,那貌似是王安石提出来的,如今赵匡时期,还没有这个说法。

王琛咂咂嘴道:“可这四更天上朝也太早了吧?”

其中一个穿着翠绿色衣服的丫鬟抿着嘴笑道:“公子,五更要准时开朝会,您不四更起来去候着,难道让皇帝等您呐?”

衣服穿得差不多了,先前那高挑丫鬟递过来一块弯的象牙板,“公子切勿忘记了笏板。”

王琛接过笏板瞅了瞅,“这玩意干啥用的?”

高挑丫鬟似乎早就被王继恩交代过,很认真答道:“此物古时候是大臣朝见天子之时,用来记录天子命令和旨意用的,如今有纸张了,变成了身份的象征,不过偶尔也有大臣王记带纸,会把朝会重要内容记录上去。”

开朝会还要做记录。

王琛只好把自己的小本子和钢笔拿了出来,塞进衣兜里,以防待会要记录东西。

离开家。

在文德殿门外朝堂的东庑里面等候。

在这里,王琛见到了很多北宋著名的历史人物,曹彬、潘美就不用说了,还有北宋开国名将石守信、高怀德、李继勋、沈义伦等等,倒是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赵普没看见。

据说王继恩介绍,赵普被调出京师任河阳三城节度使去了,反正就是失宠了。

另外,王琛还看见了赵匡的四弟魏王赵光美,嗯,这货挺惨的,之前叫赵匡美,后来避讳赵匡改成了如今的名字赵光美,等到明年宋太宗登基后,他又避讳宋太宗名讳,改名为赵延美。

既然魏王出现在这里,那么赵匡的两个活着的儿子赵德芳和赵德昭自然也在。

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。

眼看时间快到五更天了,众人才陆陆续续朝着大庆殿而去。

今天是大朝会。

不同于往常的日常朝会,能来参加的基本上都是宋朝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本来这种大朝会只有重大节日才会召开,不过南唐被灭,赵匡肯定要意气奋发一下,自然而然就召开大朝会了。

大庆殿内。

王琛暂时性身份还是正五品开国子,站的比较靠后。

不多时,鼓乐齐鸣,一身龙袍的赵匡从里面走了出来,徐徐坐到龙椅上。

在场总共三百来官员,齐齐跪拜道:“见过吾皇。”

王琛也混在人群里跪拜。

在宋朝还算好,上朝的时候只要刚开始跪拜一下就行了,然后能站着上朝,上奏的时候也不用跪下。

但是到了元朝后就不同了,站是站着上朝,不过有事上奏的话得跪着,明朝也差不多,奏完皇帝令起,才能站立起来。皇帝发布圣谕时,百官都要跪着听。皇帝赏赐大臣,大臣必须在御前跪受赐物,然后五拜叩头。三拜九叩头的大礼到此时也成为常见的礼仪了。

至于清朝的朝官,那更可怜了,基本上都是跪着上朝,遇到皇帝问话,清朝大臣必须摘下顶戴花翎,然后以头叩地,发出响声,能让皇帝听到,这叫“叩响头”,反正清朝的朝官很惨。

行了礼数后。

赵匡让大家都站了起来,随后神采奕奕道:“朕昨日得闻喜讯,江南国尽归我大宋朝所有,今日特地唤诸卿前来,一同分享此等喜事。”

和电视机里一片严肃不同。

北宋的官员们说话有点随意。

“嚯,此乃普天同庆大喜事。”

“江南国尽归我宋朝,我觉得陛下应该大赦天下。”

“没错,诶,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注意点,别把帽翅刺到我?”

说什么的都有。

王琛打着哈欠,有些意兴阑珊,嗨,你们这帮人演的真像,搞得好像今天才知道南唐被灭一样。

随后赵匡又洒洒洋洋说了一大堆。

期间几个官员上前启奏了一些事情,比如说赶来京城的司门员外郎、知成都府、北宋未来的宰相吕端,上前奏事说成都发生了点什么事,下了多少雨、粮食收成多少等等。

中舍人、翰林学士、吏部铨选李昉说了点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中舍人、参知政事、吏部侍郎卢多逊则是启奏了一些官员升任。

另外还有薛居正、沈义伦等人的奏折。

一个时辰一晃而过。

王琛不太喜欢开会,每次都会让他犯困,大学时便是如此,一到这种时候,王琛就会忍不住睡过去,但今天他居然没有睡着,因为说着说着赵匡竟然从龙椅上跳了起来跳起来芭蕾舞,王琛一下子精神了,一边为赵匡老胳膊老腿担心的同时也看的津津有味。

然后嗯,王琛醒了,他看到旁边的刘翰推了推自己,赶紧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目光,唉,还是睡着了。

原来是赵匡开始封赏了,“此次平定江南曹太傅功不可没,朕原先想授任其为使相,但是刘继元还未攻灭,暂且稍等一些时候。”

此言一出,王琛分明看见前排的潘美在偷看曹彬微笑。

偏偏还被赵匡发觉了,问道:“潘转运使,你为何发笑?”

潘美憋着笑道:“禀陛下,出征前您曾许诺曹太傅攻克江南后任命为使相,待到攻克后,我向曹太傅恭贺,曹太傅言这次出征仰仗天威、遵照朝廷谋略,他并没有什么功劳,然后又言太原尚未平定”

大概意思就是猜到了赵匡会这么说。

三百多个朝官一听,全都乐呵起来。

“曹太傅猜得真准。”

“哈哈,看陛下这次怎生答。”

王琛也乐呵了起来,曹彬真牛逼啊,连赵匡要说什么都猜得到。

果然,赵匡有点尴尬地大笑起来,随即转移话题道:“朕赏曹太傅二十万钱,你可满意?”

曹彬笑吟吟道:“人生何必做使相,好官也不过多得些钱罢了,陛下能赏臣二十万钱,臣欢喜还来不及呢。”

王琛心说你的情商真够高的,这么一说,赵匡不赏你使相都不行了。

和他猜测的没有任何两样,赵匡非常满意道:“既如此,朕另任命你为枢密使、忠武军节度使。”

其实这是朝廷早就商议出来的结果,不可能赵匡说怎么任命就怎么任命,毕竟枢密使那么重要的位置。

另外,王琛也知道赵匡兑现了诺言,枢密使、节度使实际上就是使相,曹彬当真位极人臣了,位高权重啊。

曹彬不吭不卑道:“谢陛下。”

赵匡又看向潘美,”你作为副帅有功,朕加你为校检太傅、宣徽北院使。”

潘美同样道:“谢陛下。”

随后,赵匡又封赏了一些官员,比如说李继隆之类。

正在此时,赵匡又道:“把李煜和其夫人带上来。”

马上有侍卫出去了。

一会儿功夫,外面响起脚步声。

王琛侧头看去,只见李煜和小周后被人带了进来,两人一进大庆殿内,便无奈地跪下来向赵匡行了一礼。

赵匡傲然坐在上面,虚托了一下手,“起来吧。”

李煜和小周后站起身。

赵匡用胜利者的语气道:“李公别来无恙?”

李煜勉强一笑,拱拱手道:“在陛下面前,我臣臣不敢称公。”

赵匡哈哈大笑,“先前朕让你来京,你偏偏不来,如今还不是来了?”

王琛知道这件事,开宝七年的时候宋太祖先后派梁迥、李穆出使南唐,以祭天为由,诏李煜入京,李煜托病不从,复“臣侍奉大朝,希望得以保全宗庙,想不到竟会这样,事既至此,唯死而已”。

最后李煜没有做到他的承诺,还是活着来了京城。

而赵匡最著名的一句话“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”也是出自这件事。

李煜笑得非常凄凉,只好道:“得见圣颜,乃是臣的荣幸。”

忽然,赵匡在人群里找了找,喊道:“布洲子何在?”

听到叫自己,王琛赶紧站出去,道:“陛下。”

赵匡饶有兴致道:“李公曾是江南国主,如今臣服我大宋朝,朕准备封他侯爵,只是一时间还未想到封号,听说你才思敏捷,何不替朕想一个?”

让我给李煜想封号?

王琛有点晕,老赵打的什么主意?

不止是他,在场三百来号官员都有点疑惑不解,不少人甚至都蹙起眉头,那什么布洲子听都没听过,听封号不过一区区正五品开国子,陛下怎么还找他问事情?

只有吏部尚、侍郎等人似乎知道怎么事,他们面沉似水,压根不说话。

王琛想了想,道:“要不封为违命侯?”历史上李煜就被封这个称号,他没有改变。

赵匡问道:“为何叫做违命侯?”

王琛咂咂嘴道:“陛下让其来京,李公不肯,岂不是违命?”

赵匡心情大好,“好,朕就封李公为违命侯,授右千牛卫上将军。”

李煜气得脸都绿了啊,可是还得一脸感激道:“谢陛下。”

赵匡调戏他道:“不谢谢布洲子?他可是替你想了封号。”

李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红着眼睛看向王琛,只好行了一礼道:“谢谢布洲子。”

王琛同样还了个礼数,没鸟这货。

随即赵匡瞥了眼小周后,很随意道:“至于李夫人,就封作郑国夫人吧。”

小周后何尝不知道其中含义,气得脸色煞白,但还是鞠躬道:“谢谢陛下。”

该封赏的都封赏好了。

照理说到这个时候该结束大庆殿朝会了。

很多官员都是这么想,有些人已经在想待会去哪里吃早饭了。

没想到赵匡又道:“平定江南国,还有一人功不可没。”

“啊?”

“没有了吧?”

“曹太傅、潘太傅等人都已经嘉奖了啊?”

有些官员面面相觑,不明白老赵什么意思。

赵匡下一刻就自顾自说了出来,“布洲子献上千里镜,让曹太傅屡屡得知江南军动向,其虽不在战场,但功劳不比上沙场厮杀来的少,朕以为,应当嘉奖一下,诸卿有意见吗?”

谁敢和你有意见啊?

况且敢有意见的几位,昨天就和赵匡吵过了,没吵得过而已,自然没人站出来多说什么。

眼看众人都没说话,赵匡很满意道:“那就是没意见了。”他停顿了下,“既如此,朕特封布洲子为从三品开国侯,封号静海侯,世袭,食邑一千户、实封五百户。”

听到封开国侯,众官员都没什么意见,嗨,宋朝的爵位不值钱,没有封地,无非领点俸禄而已,有什么意见?

倒是王琛有点意外,昨天赵匡没说给自己封开国侯,今天怎么还加爵了?他忙上前道:“谢陛下。”

“别忙着谢,朕还没有封赏完。”赵匡笑吟吟道。

众官员有些糊涂了,照理说献上千里镜建了战功,能封侯已经是超过功劳一大截了,怎么还要封赏?难道赏赐点钱财?

可是赵匡接下来的话让他们震惊无比,与此同时也知道了王琛在赵匡心目中什么地位!

赵匡道:“另封王琛为龙图阁直学士、太中大夫、判静海州知州事,赏赐凤血石砚台一块、昆仑上黄玉若干、金两万钱。”

王琛汗了下,老赵这是在打趣自己呢,封官他昨天就知道了,至于鸡血石砚台、和田黄玉明显比他要求的少了不少,至于金万钱可不是黄金万钱,而是铜钱两万,二十贯钱而已。

不过有总比没有好,他急忙道:“臣谢陛下隆恩!”

他没有管旁边官员们的哗然,心情十分之好,封开国侯、鸡血石砚台与和田黄玉是意外之喜啊,嘿,老赵还是蛮够意思的。

王琛内心清楚,自己如今深得隆恩,主要建立在画大饼的“电能”和“商品经济”上,商品经济还好说,要是头自己弄不出电能,恐怕老赵咔嚓了自己的心思都会有,伴君如伴虎不是说着玩的,他等同于拿着身家性命来交换今天这些权势、地位和财物。

但王琛不怕,有现代社会的支持,还怕不能把发电厂搞起来?说句不好听的话,实在不行,他购买大量光伏发电设备过来糊弄一下算了,当然了,最好能搞出来火力发电厂,毕竟这关系到他未来在北宋的发展。


Copyright© 2009-2010 www.enduce-party.com 开心文学网

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均属网友个人行为,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。
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。 站点地图